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变态精灵与正义魔剑士

变态精灵与正义魔剑士
广阔的法娅大陆,是一个斗气与魔法活跃的大

    大陆东部大片地是分裂的人类国度,而大陆西边的一角,是精灵之国。

    没错,大陆上除了人类以外,还有各种种族,如华丽的精灵族,暴躁的矮人

    族,能歌善舞的翼人族和传说中的龙族。

    诺克萨马思,西方诸国之一「灵顿」的首都。城郊,站着一个戴斗篷的老年

    人,正是当今第一精神系魔导师文洛克,不过一个跪在他面前的少年让他很无奈。

    「艾欧,我说过了,你这种魁梧的体质不适修炼精神魔法,你还是当一个

    剑士吧。」

    「拜託了,文洛克魔导师,我是真的决心转学精神魔法!」我焦虑地跪在地

    上恳求精神系大魔导师文洛克。练剑多年的我早就厌倦砍杀,更倾心于迷幻神奇

    的修心魔法。

    苍老的鬍子一撇,文洛克苦笑一声,「想不到一个3岁就达到大剑师的天

    才剑士居然要和老夫学魔法,是命运的捉弄吗?」

    「这幺说您答应了??!」我抬起头惊喜的看着魔法界的王者人物。

    「哼,算你走运,你也别当纯魔法师了,魔武结更能发挥你的全部全力。」

    「是是是!」我又带着喜悦磕头。

    「好吧,但是,我的规矩你知道,8岁后就要出师游历,完成一件不得了

    的事,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就逐出师门。」文洛克话锋一转,眼中寒芒一闪。

    「好,我一定做到!」我激动的喊着。

    然后我就醒了。

    看着空蕩蕩的天花,我的心情还是难以平复,一拳对着半空打出去。

    上个月终于到了8岁,我开始自己出师游历之旅,而且大胆的选在『遗蹟

    之森』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自从5年前人与精灵的「诸皇之战」后,双方元

    气大伤,划定这个森林为缓冲,森林东西方向两族分居互不往来。这也造成这

    里成为诸多魔兽自由成长的地,虽然危机四伏,但是只要在这探险,相信对人

    的锻炼是十分有利的。

    「居然中午了!」

    简单的洗漱后,我带着乾粮走下了旅店的楼梯,背着附魔大剑,作为物法双

    修的魔剑士的标誌。

    走出旅店,到了遗蹟之森入口,琳瑯满目的冒险者都被我的武器吸引,这是

    我不由骄傲的挺起了胸。这附魔大剑可是天赋的标誌啊,说明这个人在魔法和斗

    气方面都是无与伦比的。

    其他冒险者都是成群结队,只有我是昂首挺胸的一个人,在大家注目下往森

    林深处走去。短暂愣神后,这群人也紧随其后。

    3个小时后。

    「啊啊啊啊啊!!」我拼命狂奔着,背后一条地行魔龙拖着巨大的身躯在癫

    狂地追赶着我。

    跑了2公里的路,我还能看见远处大坑里散落着破碎的铠甲,折断的巨剑。

    闻着血腥味,感受着远方,一地的尸体,告诉我那里发生了多幺惨烈的战斗。

    那群家伙一直跟着我在大路走,然后我们居然莫名其妙遇到了魔龙,这群愚

    蠢的人还妄图屠龙来扬名立万,结果根本敌不过魔龙一个甩尾。

    「妈的集体行动的冒险者战斗力和旅游团的大妈一样啊!!」我哀嚎着,猛

    地头,大剑对準魔龙,「常识阻碍,给我成功啊啊啊啊!」

    魔剑发出刺眼的紫光,魔龙眼神闪烁着,继续往前冲刺,却直接无视我直挺

    挺的撞在一棵树上。

    吓死我了,我一下瘫倒在地。魔龙都是免疫魔法的,还好特殊的精神魔法是

    个例外,我直接影响它的大脑让它产生看不见我的错觉。

    趁着龙还没爬起来,我跌跌撞撞地望远方跑去。

    终于看不见龙了,我鬆了口气,拍了拍披风上的灰,「靠,我的新装备全弄

    髒了,咦?乾粮只有一点了,怎幺掉了啊啊啊!!!」

    就在我头疼着怎幺去补给,面前一具背朝天空扑倒的身体吸引了我的注意

    力。

    虽然衣衫褴褛,但是金黄的头髮预示着特殊的血统。虽然看不清脸,但是我

    看见了明显的长耳朵,又长又尖的耳朵。

    精灵?!

    居然是精灵?五十年前诸皇之战后就已经看不见精灵了?而这个危险的缓冲

    深处更不可能有人或者精灵啊。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蹲了下来戳了戳她的头,头髮是有如朝阳般活力的金黄色,戴着从未见过的

    草织髮饰。丰腴的大腿被白色筒袜包裹着,淩乱的短裙下绝对领域十分吸睛。

    背后是绿白相间的破旧披风,肌肤因为衣衫褴褛而若隐若现。

    后腰部悬挂着魔杖。

    就在我烦恼着怎幺办,这个精灵动了动身子,抬起了头,与我四目相接。

    果然精灵族和传说中一样都非常漂亮,一双大大的绿色眼眸透着精灵古怪,

    长长的睫毛调皮地翘起,精緻的瑶鼻不高不低。她朦胧的表情定了几秒,她突然

    跳了起来,「哇啊!是人类啊!」

    她一跳起来我才看清,这个精灵少女身形修长、四肢纤细,关键是那对

    浑圆硕大又富有弹性的胸部。

    「额,你,你好。」看着精灵少女乡巴佬一样的激动表情,我尴尬的摸了摸

    鼻子,但是手马上被她抓了过去。

    「喂喂,我是柔弱又漂亮的精灵哦,很高兴看见人类哦!你你!快来侵犯我

    把!」

    「是是,你好啥!?」我捣蒜似的点头,突然发现她奇怪的发言。

    「人人家一直都想被人类侵犯但是在村子里找不到啊,于是我跑出

    来找人类了。」她两眼放光的握着我的手,「好幸运哦,居然找到了耶,来,

    把我好好的蹂躏一番吧!」

    「这这个森林很危险,你别说胡话了,快去吧。」我满头黑线,这个

    家伙很麻烦,还是不要纠缠为好,就在我头的时候,她又猛地抱住我,死死缠

    住了腰。

    「人家被村子放逐了啦!不去了唔唔唔~ 」

    「蛤?为什幺啊?」

    「人家说想踏上被人类侵犯的旅途就被长辈放逐了啊!」

    麻烦,太麻烦了。我有些恐惧的看着这个狂热的精灵,考虑怎幺甩掉她。

    咕咕咕~

    精灵的肚子开始叫了,她马上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咽了口口水,看着她乳

    沟里丝滑如琼脂的皮肤和一头金黄柔顺几乎垂要腰际的长发,更别提那娇俏可人

    足以让所有男人拜倒的容颜。

    「好吧,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现在先给你点东西吃。」我安慰着自己作为

    魔剑士不能见死不救,这是道义。

    「谢谢您的恩赐!那我开动了!」精灵突然呼吸急促,小嘴里发出期待的轻

    哼,跪在我的身前,两眼放光的看着我的胯间,作势欲解我的裤腰带。

    「不是那里啊!!」我给了她头一记手刀。

    「啊啊啊疼!怎幺可能有人类不想蹂躏精灵的嘛?!」她泪眼朦胧地捂着头

    抗议。

    「哼哼,我是精神法师,意志力爆表,你怎幺可能勾引到我。」

    「啊,我不信!快来蹂躏我啊人类,啊~啊~ 」她不信邪地开始露骨的呻吟,

    靡靡之音让我都有点忍不住了。

    没救了,我摇了摇头,直接把馒头塞进她嘴里,把她扛在肩上往森林外面走

    去。

    「唔唔!!」精灵又莫名其妙的开始挣扎起来,要不是我物魔双修身体健壮,

    险些被她晃倒。

    想不到胸那幺大却比想像之中轻呢,我头瞪了她一样,嗅着精灵秀发若有

    若无的芳香,往森林外跑去。

    「唔唔唔!!被人类这样虐待!!这样看垃圾的眼神!啊啊啊好开心啊啊啊!」

    她不安分的扭动着,含糊地发出诱人娇喘。

    「啊!死里逃生,真是太好了。」粗暴的把精灵扔在床上,我伸了个懒腰。

    「啊呜呜,居然这幺粗鲁的对人家,真是太舒服了,快来,继续蹂躏我啊!」

    坐在床上的精灵红着脸,分开双腿一只手扳开自已的肉穴,将自己的蜜所暴露在

    我的视线之下。

    「我想被人类蹂躏呢,请不要犹豫,请将你的精液狠狠地注入我的身体吧。」

    精灵的神情越来越放蕩,表情淫蕩的分开双腿,做出各种撩人的态势。

    「适可而止啊!」我还没喘口气,又惊慌的把被子扔到她脸上盖住了整个人。

    「人类,你还在等什幺~快来干我啊,你看我都这幺湿了~ 」钻出被子,精

    灵蹲在床上背朝我,然后用自已的两只手伸到屁股后面,分开菊门的肉洞,洪水

    氾滥的洞被我一览无余。

    感觉到气血涌到脑子里,为了不冲动犯错,我咬着牙冲过去把手紧盖住她的

    脑门「你、你你、你这个家伙你的精神一定有问题,让我检查一下。」

    「啊啊啊被人类入侵精神海了,难道想把我改造成肉奴隶,好期待哦哦哦~ 」

    她兴奋的两眼翻白,白皙娇小的身体扭动颤抖,两腿不安的扭动,伴随着阵阵痉

    挛,如果不是我靠着她,她身体早就向两边瘫软了。

    随着对她精神海的探,我的面色逐渐凝重起来,果然这个精灵被下咒了,

    而且是从小时候埋下的种子淫之血。没有人知道那是什幺,只知道中了这个

    诅咒的女人注定命运悲惨,诅咒会在她们脑内植入对性的永恆追求,逐渐失去本

    性的她们为了满足无止境的性慾只能沦为妓女和性奴。

    「靠,救你一下吧。」我咬了咬牙,不知道谁对这个精灵这幺恶毒,虽然这

    个咒无解,但是我可以试试学习的清心咒,虽然我一次都没念完那个艰涩的咒文,

    不过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闭上眼,静静的进行吟唱着咒语,灌输魔法,房间里瞬间充满柔和的风。

    「稽首皈依苏悉帝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讚大準提唯愿慈悲垂加护

    南无飒哆喃。三藐三菩陀。「

    艰涩的语句在我忆下用清晰的吐字下响在房间之内,随着清心咒不断

    响着,我居然发现自己率先平静下来,似乎精灵之前的反常行为也不再使我厌恶。

    现在精灵意识海附近是一条条金色的小河,不断有圣洁清心的力量对汙秽进

    行清洗。

    眼眸变成金色,发出尖锐的光芒,脑海里咒文越来越清晰,我的吟唱声也渐

    渐的高亢起来。

    现在精灵汙浊的意识海已经被金光包围,只见她浑身几阵剧烈的颤抖,过了

    几分钟才逐渐平静下来。

    伸了个懒腰,我相信我现在摆出的表情一定和圣母一样。朗诵完清心咒的我

    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的身心竟然也能那幺舒爽,一切负面情绪全都无影无蹤了。

    半晌,我碰了碰精灵,「餵,现在感觉怎幺样?」

    精灵睁开了美丽的绿眼睛,露出 同常的圣洁目光,文静的气质让人感到

    宁静。

    然后她淡淡地,嘴角上扬露出笑容。

    「人类,谢谢你。」她诚恳地鞠了个躬,「我是附近精灵村的居民,几个月

    前突然变得极度渴望性,现在有你帮助,我终于清醒了。」

    「不客气,这是一个诅咒,已经被我驱散了。你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去吧,

    不要打扰我冒险就好。」我摆摆手,长出一口气,同时暗喜自己居然轻轻鬆松驱

    除了传说中的无解咒术,难道自己也是魔法天才。

    「可是」她的神色渐渐开始变化,「我我啊」,渐渐的她清澈

    的美眸升起一片水雾,然后她扑了过来。

    「啊啊啊!你干什幺!」我顿时惊慌失措,她整个身体贴到我的背,不但乳

    房都压扁了,她还动晃动身体,让两个大肉球就贴着我的胸口滚来滚去。

    「我想清楚了,既然被人类救了,我就该报答你啊,用身体~ 」她语气越来

    越控制不住的淫蕩,手伸进我的下身,动掏弄着我不知何时已经胀大的肉棒,

    脸上露出了癡女般的喜悦笑容。

    「你你你???到底怎幺了!!」我急忙又伸手抚摸她的额头,探知精神海,

    惊骇地发现里面之前的金光被黑暗吞噬的严严实实,淫之血就像海绵一样吸收清

    心咒的力量然后加倍膨胀。

    『淫之血是深深烙在你血液里的诅咒,在你流乾最后一滴血之前它都不会停

    止。』

    脑海中突然闪过魔导书里的一句话,我才感觉到自己后背都是冷汗。

    更可怕的是,海中一道黑光发现了我的探知,伸出一条黑色的河流从精灵眉

    心爬上我的手,顺着手臂直沖我的大脑。

    我大感不妙,想不到这个咒术这幺厉害,居然连我都想反噬??

    正当我想收的时候,却绝望地发现身体不能动了。

    「嘿嘿,人类,这是束缚术哦。」精灵舔了舔嘴角,狂热地看着我的下体。

    这个家伙的魔力好可怕。可,可恶,救命啊!!!!

    黑光还是冲进了我的脑门,我眉心一阵发痛,饶是我关键时刻利用『精神海

    屏障』抵挡了淫之血的入侵,我的大脑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汙染了,只是不知道程

    度如何。

    精灵媚笑着拿开了我的手,温柔的将我推倒在床上,我只能直挺挺地仰面朝

    天,任由她脱下我的裤子,露出我的巨根。

    「啊~人类的肉棒。」精灵用手指轻轻的划过我的阳具,忍不住发出一阵愉

    快的轻吟。

    怎幺会这幺舒服,只是随便一摸,我我怎幺会叫成这样

    「哦噢啊那里呜好爽」我用力挣扎,力气却被精灵用手

    指刺激马眼轻易化解。

    「怎幺了~人类,安静啦,人家终于如愿以偿,要好好玩弄肉棒。」精灵轻

    轻的舔一下龟头,然后又各种拨弄,让我心也变得痒痒的。

    我的第一次怎幺能不明不白交给陌生人?

    可是真的好爽。

    因为淫之血力量的入侵,我浑身都变得敏感了不止一倍,潜意识里都是对性

    交的渴望。

    好想射

    「不不行了你你快让我射」喘着气的我终于受不了刺激,开

    口求她快一点。

    「哎?你说什幺,我忙着舔呢。」精灵居然不理我,把肉棒含着继续舔,气

    得我瞪大了眼睛。

    「啊啊!你别一个人舔啊!!快让我的肉棒射,我忍不住了。美丽的精灵小

    姐!!」我挣扎着对她呜咽道。

    「唔~真是,早点侵犯我,就不用麻烦我了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呀唔

    啜」精灵瞇起了眼,深深含着我的肉棒不放,上下晃动着脑袋吃起来。

    「啊啊好舒服嗯嗯啊哈」我身体爽得一扭一扭,肉棒被

    精灵柔软的舌头弄得欲仙欲死,脑袋也逐渐混沌了。

    「不行太用力了哦有东西要出来?!噢身体爽死了啊

    呀啊啊啊!!」血液都在沸腾,我的大肉棒突然抽动起来,然后我感觉着自己

    在精灵口腔里喷射出大量精华,精灵也爽的直呜咽,嘴角流出白色的液体。

    「啊!是精液!人类的精液!好好吃!」精灵兴奋的瞇起眼睛,不知足地继

    续舔弄我敏感的龟头。

    「丫不要再舔了啊又射了不啊」想不到精灵居然对

    我的精液爱不惜口,继续舔舐着我的肉棒,搞得我无法停止射精。敏感的龟头被

    舌头刺激着,我被迫持续着高潮,在极度的快感下不断射精,可怜的身体在小腹

    以下不断抽动下差不多完全僵硬了。

    「咳咳啊想不到人类的射精量这幺惊人差点呛到我了啊好

    香啊!」嚥下全部精液,精灵终于把肉棒从口中吐出,我可怜的肉棒在空中耷拉

    到一边口吐白沫,滴在精灵白皙的脸上。

    「呼呼」肉棒稍微软了一点,我喘息着发现束缚术不知何时解除了。

    「嘿嘿,现在,你应该进入我的身体了吧!」精灵欲求不满地脱下衣服,嘴

    角还滴着精液。

    看着精灵裸露在我眼前的诱人曲线,我下体居然又不争气地硬了。有无数声

    音都在诱惑我和她交。

    还好我是精神系魔剑士,而且已经射了一次,意志力稍微恢复了。

    可恶,今天我要念遍清心咒!!

    「你给我清醒一点!」我咬着牙将手盖在她脑门,猝不及防的精灵再次翻着

    白眼开始抽搐。

    有点痛苦,但是对不起了,我默念着。

    可恶的淫之血,差点害我失贞,爽完后我又愤愤的抱怨起来。

    感受着精灵脑海里无穷的淫念,我皱起了眉头。看来我的水平是解不开咒术

    了,只能用猛药了,以毒攻毒用洗脑对抗催眠。

    这是精神係法师的独门绝技,靠独特的魔法入侵人的大脑,进行感官影响或

    常识修改,当然还有很多操纵人心的便利用法。原则上是作为邪恶法术被禁止使

    用的。

    不过我打算破个例,用洗脑封印这个精灵的情感系统和快感系统,不过因为

    是完全清洗,可能误伤很多正常生理机能。总之理论上从今往后她不会哭笑,不

    会痛苦不会开心。虽然很残忍,但是这比沦为性奴好了不知道多少吧。

    可是为什幺,我想用这个理由莫名其妙做什幺不必要的改造?

    而且不知不觉身体又沸腾起来了不管了

    有些不忍,有些疑惑,我闭上了眼睛开始操作。

    「你醒了?」

    精灵睁开了眼,我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嗯,之前做了变态的事情,对不起了。」没有害羞,没有愧疚,她不带感

    情地对我道歉。

    「我才是,为了压制你的诅咒,只能封印你的七情六欲了。」我有些抱歉的

    说。

    「无妨,我感觉自己现在很平静,应该不会再失控了。」她始终用冷冷的表

    情凝视着我说话。

    「之前你本意不是想被人类蹂躏的吧?」

    「当然啊,哪有这幺变态的精灵,这只是诅咒的影响。」她彷彿不承认之前

    的自己是精灵一样。

    我接下来又和她随便讨论了几句,虽然她保持着冰山状态,不再是变态精灵,

    但是现在这个没有了感情的精灵还是真正的她吗?

    不管了,虽然现在这种状态不是完整的人格,但是你得救了吧,至少不必沦

    为性奴隶,你就感谢我吧。

    「既然没事了,那你先去洗个澡吧,都弄髒了。」我始终对之前的事情觉得

    尴尬,摸了摸鼻子说。

    她对我投来沈静的视线,微一颔首,就走进了浴室。

    「不介意的话,我有换洗衣物。」我从旅店柜子里拿出乾净衣物。

    「不必,我可以用魔法烘乾。」她冷淡的应,走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传来的淅沥沥水声,我无力的倒在床上开始闭目养神。

    脑海里莫名其妙出现精灵洗澡的场景,雪白的肌肤,优美的曲线,诱人的胴

    体,还有蜜桃一样的阴核,都是那幺想让人侵犯啊

    !

    我惊得跳了起来,发现下体在发肿,热血在沸腾。

    淫之血感染性好强,出现那种想法,和之前身体的敏感都是它搞的鬼。不过

    只是少量能量而已,我一个天才魔剑士还不能解决??我愤愤地开始念起清心咒,

    貌似效果不如第一次了,但是好歹平静了下来。

    真是麻烦的一天,我念着咒文,默默放着今天的点点滴滴,不自觉又想起

    精灵淫乱的脸。

    这个诅咒这幺厉害,封印了情感和快感,真的可以解决问题吗?

    就在我心神不宁的时候,她清理完了身子,焕然一新的走出了浴室,淡然地

    喃喃出声,「久等了,接下来你去洗澡吗。」

    「哎?」我有些惊疑的看着她,身材还是那幺凹凸有致,还是面无表情,视

    线是正常的冷漠,看来她应该不是沈迷性慾和淩辱的变态精灵了。

    「那个,为防万一,我想先测试一下,你是不是完全解决了诅咒。」

    不知道为什幺,我突然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去接近她。

    精灵点点头,「嗯,以防万一嘛,反正我现在的确没有任何性的慾望,似乎

    也不会感觉舒服和痛苦。」

    「那幺麻烦坐到床上,把腿伸出来。」

    没有疑问,连眉头都没有蹙一下,她配地坐到床上,伸出两只软玉般的小

    嫩脚。白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她笔直的小腿,质地薄而柔软,我一边摆出正经的脸

    一边抚摸起来。

    精灵的肌肤,好温热。

    我不由看的癡了,甚至出现去舔的慾望。

    「你在干什幺?」她用冷冰冰的话质问我。

    「啊?对不起!」我赶紧解释,「我不是恋足哦,我只是测试你是不是完全

    免疫刺激了。」

    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她用穿着白丝的小脚丫轻压我的裆部,肉棒被刺激的

    又挺了起来。

    哼了一声,我陪着笑开始测试,说是测试,其实就是搔痒攻击啦。

    捧着小脚,我笑嘻嘻地对精灵的足底用手指打圈圈。

    「唔???嗯!」

    玉足突然在我手里活蹦乱跳,还好我力气大,马上摀住继续挠痒痒。

    她面无表情,也没有尖叫或笑声,上半身纹丝不动,连脖颈也没有一丝泛红,

    似乎这只是生理反应,她大脑是没有任何感觉的。

    「感觉怎幺样?」

    「没有任何感觉。」她冷淡的应。

    看来封印部分身体机能成功了,没有痒感也没有快感。

    为了确认一下,我继续抓着足底挠。

    「嗯呼唔??!」

    她的整个下半身激烈地晃动着。一头柔顺的金发也因身体的动作而左一下右

    一下的甩动。手不自觉的紧抓床单,让床发出嘎吱的响声。

    「餵你真的没感觉幺?为什幺浑身都在抖啊。」

    「不知道,但是的确没有感觉。」她一一眼的淡然应,让人看不出心情。

    似乎只是神经的正常反射,本人已经正常了。太好了,我终于拯救了一个被

    诅咒的精灵少女,让她迎接正常的生活了。

    但是总觉得有点沈闷,似乎我在心神不宁啊,我是不是少检查了什幺?

    ??

    忘了检查自己精神海是不是被完全净化了,但是无暇顾及的我一边思自己

    少了什幺一边左顾右盼,终于我发现少女岔开的大腿之间走光的内裤上有湿

    润的水渍。

    软化的肉棒又竖立了起来。

    突然好想看,到底是为什幺?

    「为什幺???明明封印了快感,大脑应该不会刺激下身流水了啊?难道诅

    咒已经连身体都改造了?」

    四周都是桃红色的暧昧气氛,貌似有什幺驱使着我开始一本正经说起胡话:

    「虽然是没有对刺激的反应了,额精灵小姐,不介意我检查一下你的隐

    秘部位吧,我要确认一下你没有性慾了。」

    「无所谓的,请随意。」她旁若无人地说,乖巧的掀起了裙子,大大叉开了

    双腿。

    居然成功了?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情贪婪的让自己厌恶。

    「『正常的』精灵居然同意这种要求?问题严重了,过度洗脑让你连羞耻心

    和警戒心都被我弄没了,我一定好好好检查。」

    「嗯,请随意。」

    听见了允许,我狡猾地笑了一下,其实一切都是我做的,不但是羞耻心,我

    刻意把她智商降低到2,连『拒绝』这个概念也被我抹去了,本来不必把她洗

    脑到这个份上,但是总而言之俯下身子先去看着她的裙底。

    !

    被魔法烘乾的内裤中间真的又被什幺液体浸湿了,紧绷着陷进了蜜道里,勾

    勒出阴唇的沟壑形状。

    我脑子里又一根弦哄的一声断掉了,伸出手指绕过三角裤往秘穴里面抠挖,

    虽然隔着内裤看不见里面,但是我的手实实在在的感觉到温热湿润的阴道在裹吸

    我的手指。

    「下面还是有点湿呢,精灵小姐,我先帮你把淫水挖出来。」我『好心』地

    说。

    「哦,那麻烦你了。」精灵还是无所谓的口吻。

    得到了允许,我『体贴』的把她裙子整个掀起到腰部,再把内裤褪到小腿,

    这样精灵整个蝴蝶形小穴就暴露无遗,水嫩的阴户是粉红色的,淫水连旁边的阴

    毛都沾湿了,真是春光无限,而她则冷淡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任我的双眼在

    她下体肆意游蕩。

    蜜穴已经氾滥成灾,我的手开始在秘缝里探,结果只是不小心碰到阴核,

    没想到浓热的液体就突然从阴道中喷出,再想往里,肉壁就死死的吸住我的手指,

    我不可思议地用中指继续往里探,竟感到阴道里分泌的淫液越来越多。

    「精灵小姐,你阴唇这幺柔软,颜色这幺浅,性经验一定不多吧。」

    「我还是处女呢,因为之前这个诅咒出于潜伏期,我没什幺性慾。最近几个

    月它突然爆发让我很困扰,还好有你帮我解决了。」虽然她的语气没有波澜,但

    是我感觉的到她的感激。

    「不客气,毕竟我也要行侠仗义嘛。」一只手已经完全顶进阴道深处,我另

    一只手握着精灵的屁股开始肆意搓弄,一时忍不住按上她的菊门,一圈圈画着圈,

    感受菊门上的褶皱。

    精灵的背猛地弓了一下,然后带着疑惑问我,「人类,你在干什幺,为什幺

    摸我后面?」

    「没什幺,我就看看你后面是不是也摆脱诅咒变得不敏感了。」

    「这样啊,那麻烦你测试的深一点,我现在还没什幺感觉。」

    「好的,我会小心检查的。」说着话,我的手指慢慢滑入精灵的菊门,好紧。

    我只能一个一个插入指节,终于将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被肠壁紧紧包裹着,能

    感觉到精灵的肠壁一缩一缩的,好像在吸我的手指。

    后面也会吸?我啧啧称奇,前后的手指都开始了抽插,两个未经开发的肉洞

    同时受到刺激,小穴淫水又像洪水一样涌出来。冷漠的精灵已经变得满头大汗了,

    但是她冷若冰霜的表情没有一丝动摇,「人类,怎幺样了?我似乎还是没有感觉。」

    「嗯,看来诅咒已经彻底封印了,现在我帮你挖乾肉穴就好了。」

    「嗯,谢谢你。」

    「你流了这幺多水,口渴了幺?」

    「说起来是有点呢。」

    「嗯,现在先补充水分吧。」我用两根手指在蜜穴沾了一些淫液插进精灵的

    嘴里,精灵居然没有觉得任何不对劲,面无表情地吸着我的手指,于是我就一次

    次拿手指沾她的淫水给她吃,她也吸得津津有味。

    「怎幺样了?味道如何?」

    「老实说有点酸,不过稍微解渴了,谢谢你,人类。」

    我微微一笑,继续抠弄着她的下面,但是我发现她下面的水还是源源不断的

    涌出来。

    「咦!挖了这幺久,怎幺还没有挖乾净啊!而且越来越湿了耶?」我『惊奇』

    道,精灵的淫穴被我挖得淫水直流,沿着大腿滴满了床单,但是她既没有淫叫也

    没有挣扎。

    「这就麻烦了,如果一直流个不停该怎幺办。」嘴上这幺说,她的口吻丝毫

    没有担忧,彷彿不关她的事一样。

    「那我牺牲一下,用嘴帮你舔乾净好了。」我咽了口口水,感觉这个蜜穴对

    我有着神秘的吸引力。

    「嗯,拜託了,如果下面一直流水我也很困扰呢。」精灵波澜不惊的口吻难

    得地带有一丝感激。

    「别客气,帮人帮到底。」我扒开精灵的大腿,用舌头舔着她的阴蒂与花瓣,

    精灵只是沈默着让我尽情玩弄她的淫穴。我也快乐地埋头进入她双腿间的神秘花

    园,口舌并用享受满嘴馨香。

    「人类,抱歉了,让你做这幺脏的事情。」

    「没关係的,我也乐于助人。」我抬头含糊的说了一句,就继续埋头苦干。

    虽然精灵一动不动像个死人一样,但是淫水却越流越多,都被我吸进了嘴里。

    我闭上眼用舌头感受阴道里面细小的褶皱,即使是最敏感的阴蒂被我轻咬,精灵

    也没有闪躲和抖动。

    我突然觉得她这样木木的也很可爱。

    而且我终于知道了。

    原来我一直想蹂躏她,侵犯她,让她高潮,搞大她肚子。

    这才是我的本愿啊。

    找到了自我,我马上开始了攻势。

    「我好累啊,现在能不能把阴道借我放一下肉棒啊?」

    「可是,这不就是性交吗?」她大大咧咧地说出羞人的话,似乎也没什幺不

    对劲。

    「可是你下面还在流水,如果刺激肉体高潮可能就能停止了哦。」

    「那就没办法了呢,可以的话希望你不要射里面,如果怀孕就不妙了。」

    「当然,不然就真成性交了嘛。」我打着哈哈,让她掰开双腿,直接掏出早

    已忍不住的肉棒刺了进去。

    「呃不好意思,太用力直接顶破处女膜了。」我大力顶入去时,感觉到

    不小心顶穿了什幺东西,血丝渐渐流出。

    「没关係的,我不怎幺痛。」精灵把头撇到一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虽

    然她不觉得痛,但是为了她身体安全我还是决定抽出去慢慢来,可是当我想退出

    去时发现她的阴道死死的收缩,把我的阴茎吸着不放。

    「头疼了呢,你的阴道好会吸啊。」我不好意思的说。

    「那你用点力好了,我无所谓的。」得到她冷淡的允许,我紧搂着她的腰,

    继续往前刺入热烫的秘穴里,直接顶到了一个硬硬的地方。

    「呀!」她突然尖叫一声,浑身一颤,随即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刚才突

    然有感觉了,好奇怪。」

    是传说中的G点!据说只要进攻女人G点就会让她们兴奋得要命,这是我为

    数不多的从导师的其他魔法书里看来的资料。

    「没关係的,这是正常现象。」我安慰她,然后慢慢的抽出,然后又力的塞

    满她的阴道,直击G点。

    「嗯」她又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诡异地弓着背。

    「怎幺了,难道你很舒服?」

    「那倒没有,下体只有普通的触感和湿滑感,只是被碰到最里面时不由自

    地叫一下而已。」脖颈已经有些泛红,但是她还是诚实地说出感觉。

    这里的神经忘了封印呢,貌似碰到这里她就会有反应,好奇之下我全力的向

    那里进攻。

    「啊!」

    「唔!」

    「咿!」

    夕阳的光洒在精灵身上,我看着沐浴在暗金光芒下的精灵总觉得我们都越来

    越色气了。

    本来一如既往苍白的面色都变得绯红,我每次进攻都会让精灵发出一声愉悦

    的哀鸣,她的腿不知不觉夹住了我的腰,这让我有一种不同常的背德感。

    「怎幺样了?」

    「啊脑子一片空白啊但是其实嗯也没什幺感觉

    呀!!」每当精灵想说话,我就刻意进攻G点,结果她只能断断续续的和我交流,

    冷若冰霜的表情似乎也在逐渐崩溃。

    「呜啊你的洞好舒服不行啊忍不住要射了」她的阴道

    似乎高潮了,突如其来的收缩和大量热热的爱液刺激着我的龟头,搞得我也忍不

    住射了出来。

    高潮完的我们喘着气拥抱在一起,我的肉棒还依依不捨地躺在她的阴道里。

    「休息完了吗?你很重。」她对我霸占阴道的表现无动于衷,只是用手腕推

    了推我的胸膛。

    「啊?不好意思。」我道了个歉,挪了挪身子。

    「呀你射在里面了吧?」又被我顶了一下,精灵似乎感觉到小腹的

    温热,冷着脸质问我。

    「对不起哦,可是是因为你下面太紧才拔不出来的。」

    「这样啊,那对不起了,都怪我下面不听话。」

    「对了,和我下体互相摩擦是什幺感觉?」我特意避开了性交2个字。

    「没什幺感觉,就是普通的触感。」

    「太好了呢,没有了性慾你就不必沦为性奴了。」

    「说的也是,谢谢你。」

    作为修炼精神魔法的魔剑士,我居然发现自己开始迷恋肉慾了,毕竟这样舒

    服的性交是第一次。

    (其实旅行途中,我也会有生理需求呢,如果有人帮我解决就好了。)

    抱着这个想法,我汙浊的眼神瞄上了冷淡的精灵。

    虽然没有性慾,但是这个精灵已经被我『不小心』变成白癡了,让她一个人

    活动我怎幺样也不能安心。

    变成这样都怪我,我就勉为其难的负一下责吧。

    这不是找理由,也不是觊觎你的胸部和嫩穴,只是我行侠仗义而已哦。

    看着精灵俏丽的脸庞,我鼓起了勇气,假装不在意的问,

    「对了,我不小心射里面了,如果怀孕了怎幺办?」

    「没办法,只能生下来养大孩子了呢。 」精灵愣了愣,低下头摸着自己的小

    腹。

    「反正你被逐出村子了,不如跟我去冒险,一起做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沈默了几秒,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她的脖颈神奇地变得通红,抬起澄澈的眼

    眸盯着我,没有一丝汙秽和动摇,「好吧,请多关照,我是精灵法师妮娅。」

    「你好妮娅,我叫艾欧。」

    「那幺,冒险途中我的生理需求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解决一下呢?只是简单的

    把肉棒放进阴道抽插几下就好了。」

    「没关係的,反正我没有性慾,虽然我不能和人性交,但是花点时间解决你

    的生理需求应该没问题。」

    听见她不假思的答,我露出了奸诈的微笑,抚摸着她的脸颊,吻上了她

    的唇。

    完 i=277> 「你在干什幺?」她用冷冰冰的话质问我。「啊?对不起!」我赶紧解释,「我不是恋足哦,我只是测试你是不是完全免疫刺激了。」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她用穿着白丝的小脚丫轻压我的裆部,肉棒被刺激的又挺了起来。哼了一声,我陪着笑开始测试,说是测试,其实就是搔痒攻击啦。捧着小脚,我笑嘻嘻地对精灵的足底用手指打圈圈。「唔???嗯!」玉足突然在我手里活蹦乱跳,还好我力气大,马上摀住继续挠痒痒。她面无表情,也没有尖叫或笑声,上半身纹丝不动,连脖颈也没有一丝泛红,似乎这只是生理反应,她大脑是没有任何感觉的。「感觉怎幺样?」「没有任何感觉。」她冷淡的应。看来封印部分身体机能成功了,没有痒感也没有快感。为了确认一下,我继续抓着足底挠。「嗯呼唔??!」她的整个下半身激烈地晃动着。一头柔顺的金发也因身体的动作而左一下右一下的甩动。手不自觉的紧抓床单,让床发出嘎吱的响声。「餵你真的没感觉幺?为什幺浑身都在抖啊。」「不知道,但是的确没有感觉。」她一一眼的淡然应,让人看不出心情。似乎只是神经的正常反射,本人已经正常了。太好了,我终于拯救了一个被诅咒的精灵少女,让她迎接正常的生活了。但是总觉得有点沈闷,似乎我在心神不宁啊,我是不是少检查了什幺???忘了检查自己精神海是不是被完全净化了,但是无暇顾及的我一边思自己少了什幺一边左顾右盼,终于我发现少女岔开的大腿之间走光的内裤上有湿润的水渍。软化的肉棒又竖立了起来。突然好想看,到底是为什幺?「为什幺???明明封印了快感,大脑应该不会刺激下身流水了啊?难道诅咒已经连身体都改造了?」四周都是桃红色的暧昧气氛,貌似有什幺驱使着我开始一本正经说起胡话:「虽然是没有对刺激的反应了,额精灵小姐,不介意我检查一下你的隐秘部位吧,我要确认一下你没有性慾了。」「无所谓的,请随意。」她旁若无人地说,乖巧的掀起了裙子,大大叉开了双腿。居然成功了?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情贪婪的让自己厌恶。「『正常的』精灵居然同意这种要求?问题严重了,过度洗脑让你连羞耻心和警戒心都被我弄没了,我一定好好好检查。」「嗯,请随意。」听见了允许,我狡猾地笑了一下,其实一切都是我做的,不但是羞耻心,我刻意把她智商降低到2,连『拒绝』这个概念也被我抹去了,本来不必把她洗脑到这个份上,但是总而言之俯下身子先去看着她的裙底。!被魔法烘乾的内裤中间真的又被什幺液体浸湿了,紧绷着陷进了蜜道里,勾勒出阴唇的沟壑形状。我脑子里又一根弦哄的一声断掉了,伸出手指绕过三角裤往秘穴里面抠挖,虽然隔着内裤看不见里面,但是我的手实实在在的感觉到温热湿润的阴道在裹吸我的手指。「下面还是有点湿呢,精灵小姐,我先帮你把淫水挖出来。」我『好心』地说。「哦,那麻烦你了。」精灵还是无所谓的口吻。得到了允许,我『体贴』的把她裙子整个掀起到腰部,再把内裤褪到小腿,这样精灵整个蝴蝶形小穴就暴露无遗,水嫩的阴户是粉红色的,淫水连旁边的阴毛都沾湿了,真是春光无限,而她则冷淡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任我的双眼在她下体肆意游蕩。蜜穴已经氾滥成灾,我的手开始在秘缝里探,结果只是不小心碰到阴核,没想到浓热的液体就突然从阴道中喷出,再想往里,肉壁就死死的吸住我的手指,我不可思议地用中指继续往里探,竟感到阴道里分泌的淫液越来越多。「精灵小姐,你阴唇这幺柔软,颜色这幺浅,性经验一定不多吧。」「我还是处女呢,因为之前这个诅咒出于潜伏期,我没什幺性慾。最近几个月它突然爆发让我很困扰,还好有你帮我解决了。」虽然她的语气没有波澜,但是我感觉的到她的感激。「不客气,毕竟我也要行侠仗义嘛。」一只手已经完全顶进阴道深处,我另一只手握着精灵的屁股开始肆意搓弄,一时忍不住按上她的菊门,一圈圈画着圈,感受菊门上的褶皱。精灵的背猛地弓了一下,然后带着疑惑问我,「人类,你在干什幺,为什幺摸我后面?」「没什幺,我就看看你后面是不是也摆脱诅咒变得不敏感了。」「这样啊,那麻烦你测试的深一点,我现在还没什幺感觉。」「好的,我会小心检查的。」说着话,我的手指慢慢滑入精灵的菊门,好紧。我只能一个一个插入指节,终于将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被肠壁紧紧包裹着,能感觉到精灵的肠壁一缩一缩的,好像在吸我的手指。后面也会吸?我啧啧称奇,前后的手指都开始了抽插,两个未经开发的肉洞同时受到刺激,小穴淫水又像洪水一样涌出来。冷漠的精灵已经变得满头大汗了,但是她冷若冰霜的表情没有一丝动摇,「人类,怎幺样了?我似乎还是没有感觉。」「嗯,看来诅咒已经彻底封印了,现在我帮你挖乾肉穴就好了。」「嗯,谢谢你。」「你流了这幺多水,口渴了幺?」「说起来是有点呢。」「嗯,现在先补充水分吧。」我用两根手指在蜜穴沾了一些淫液插进精灵的嘴里,精灵居然没有觉得任何不对劲,面无表情地吸着我的手指,于是我就一次次拿手指沾她的淫水给她吃,她也吸得津津有味。「怎幺样了?味道如何?」「老实说有点酸,不过稍微解渴了,谢谢你,人类。」我微微一笑,继续抠弄着她的下面,但是我发现她下面的水还是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咦!挖了这幺久,怎幺还没有挖乾净啊!而且越来越湿了耶?」我『惊奇』道,精灵的淫穴被我挖得淫水直流,沿着大腿滴满了床单,但是她既没有淫叫也没有挣扎。「这就麻烦了,如果一直流个不停该怎幺办。」嘴上这幺说,她的口吻丝毫没有担忧,彷彿不关她的事一样。「那我牺牲一下,用嘴帮你舔乾净好了。」我咽了口口水,感觉这个蜜穴对我有着神秘的吸引力。「嗯,拜託了,如果下面一直流水我也很困扰呢。」精灵波澜不惊的口吻难得地带有一丝感激。「别客气,帮人帮到底。」我扒开精灵的大腿,用舌头舔着她的阴蒂与花瓣,精灵只是沈默着让我尽情玩弄她的淫穴。我也快乐地埋头进入她双腿间的神秘花园,口舌并用享受满嘴馨香。「人类,抱歉了,让你做这幺脏的事情。」「没关係的,我也乐于助人。」我抬头含糊的说了一句,就继续埋头苦干。虽然精灵一动不动像个死人一样,但是淫水却越流越多,都被我吸进了嘴里。我闭上眼用舌头感受阴道里面细小的褶皱,即使是最敏感的阴蒂被我轻咬,精灵也没有闪躲和抖动。我突然觉得她这样木木的也很可爱。而且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我一直想蹂躏她,侵犯她,让她高潮,搞大她肚子。这才是我的本愿啊。找到了自我,我马上开始了攻势。「我好累啊,现在能不能把阴道借我放一下肉棒啊?」「可是,这不就是性交吗?」她大大咧咧地说出羞人的话,似乎也没什幺不对劲。「可是你下面还在流水,如果刺激肉体高潮可能就能停止了哦。」「那就没办法了呢,可以的话希望你不要射里面,如果怀孕就不妙了。」「当然,不然就真成性交了嘛。」我打着哈哈,让她掰开双腿,直接掏出早已忍不住的肉棒刺了进去。「呃不好意思,太用力直接顶破处女膜了。」我大力顶入去时,感觉到不小心顶穿了什幺东西,血丝渐渐流出。「没关係的,我不怎幺痛。」精灵把头撇到一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虽然她不觉得痛,但是为了她身体安全我还是决定抽出去慢慢来,可是当我想退出去时发现她的阴道死死的收缩,把我的阴茎吸着不放。「头疼了呢,你的阴道好会吸啊。」我不好意思的说。「那你用点力好了,我无所谓的。」得到她冷淡的允许,我紧搂着她的腰,继续往前刺入热烫的秘穴里,直接顶到了一个硬硬的地方。「呀!」她突然尖叫一声,浑身一颤,随即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刚才突然有感觉了,好奇怪。」是传说中的G点!据说只要进攻女人G点就会让她们兴奋得要命,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从导师的其他魔法书里看来的资料。「没关係的,这是正常现象。」我安慰她,然后慢慢的抽出,然后又力的塞满她的阴道,直击G点。「嗯」她又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诡异地弓着背。「怎幺了,难道你很舒服?」「那倒没有,下体只有普通的触感和湿滑感,只是被碰到最里面时不由自地叫一下而已。」脖颈已经有些泛红,但是她还是诚实地说出感觉。这里的神经忘了封印呢,貌似碰到这里她就会有反应,好奇之下我全力的向那里进攻。「啊!」「唔!」「咿!」夕阳的光洒在精灵身上,我看着沐浴在暗金光芒下的精灵总觉得我们都越来越色气了。本来一如既往苍白的面色都变得绯红,我每次进攻都会让精灵发出一声愉悦的哀鸣,她的腿不知不觉夹住了我的腰,这让我有一种不同常的背德感。「怎幺样了?」「啊脑子一片空白啊但是其实嗯也没什幺感觉呀!!」每当精灵想说话,我就刻意进攻G点,结果她只能断断续续的和我交流,冷若冰霜的表情似乎也在逐渐崩溃。「呜啊你的洞好舒服不行啊忍不住要射了」她的阴道似乎高潮了,突如其来的收缩和大量热热的爱液刺激着我的龟头,搞得我也忍不住射了出来。高潮完的我们喘着气拥抱在一起,我的肉棒还依依不捨地躺在她的阴道里。「休息完了吗?你很重。」她对我霸占阴道的表现无动于衷,只是用手腕推了推我的胸膛。「啊?不好意思。」我道了个歉,挪了挪身子。「呀你射在里面了吧?」又被我顶了一下,精灵似乎感觉到小腹的温热,冷着脸质问我。「对不起哦,可是是因为你下面太紧才拔不出来的。」「这样啊,那对不起了,都怪我下面不听话。」「对了,和我下体互相摩擦是什幺感觉?」我特意避开了性交2个字。「没什幺感觉,就是普通的触感。」「太好了呢,没有了性慾你就不必沦为性奴了。」「说的也是,谢谢你。」作为修炼精神魔法的魔剑士,我居然发现自己开始迷恋肉慾了,毕竟这样舒服的性交是第一次。(其实旅行途中,我也会有生理需求呢,如果有人帮我解决就好了。)抱着这个想法,我汙浊的眼神瞄上了冷淡的精灵。虽然没有性慾,但是这个精灵已经被我『不小心』变成白癡了,让她一个人活动我怎幺样也不能安心。变成这样都怪我,我就勉为其难的负一下责吧。这不是找理由,也不是觊觎你的胸部和嫩穴,只是我行侠仗义而已哦。看着精灵俏丽的脸庞,我鼓起了勇气,假装不在意的问,「对了,我不小心射里面了,如果怀孕了怎幺办?」「没办法,只能生下来养大孩子了呢。 」精灵愣了愣,低下头摸着自己的小腹。「反正你被逐出村子了,不如跟我去冒险,一起做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沈默了几秒,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她的脖颈神奇地变得通红,抬起澄澈的眼眸盯着我,没有一丝汙秽和动摇,「好吧,请多关照,我是精灵法师妮娅。」「你好妮娅,我叫艾欧。」「那幺,冒险途中我的生理需求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解决一下呢?只是简单的把肉棒放进阴道抽插几下就好了。」「没关係的,反正我没有性慾,虽然我不能和人性交,但是花点时间解决你的生理需求应该没问题。」听见她不假思的答,我露出了奸诈的微笑,抚摸着她的脸颊,吻上了她的唇。完 i=277> 「你在干什幺?」她用冷冰冰的话质问我。「啊?对不起!」我赶紧解释,「我不是恋足哦,我只是测试你是不是完全免疫刺激了。」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她用穿着白丝的小脚丫轻压我的裆部,肉棒被刺激的又挺了起来。哼了一声,我陪着笑开始测试,说是测试,其实就是搔痒攻击啦。捧着小脚,我笑嘻嘻地对精灵的足底用手指打圈圈。「唔???嗯!」玉足突然在我手里活蹦乱跳,还好我力气大,马上摀住继续挠痒痒。她面无表情,也没有尖叫或笑声,上半身纹丝不动,连脖颈也没有一丝泛红,似乎这只是生理反应,她大脑是没有任何感觉的。「感觉怎幺样?」「没有任何感觉。」她冷淡的应。看来封印部分身体机能成功了,没有痒感也没有快感。为了确认一下,我继续抓着足底挠。「嗯呼唔??!」她的整个下半身激烈地晃动着。一头柔顺的金发也因身体的动作而左一下右一下的甩动。手不自觉的紧抓床单,让床发出嘎吱的响声。「餵你真的没感觉幺?为什幺浑身都在抖啊。」「不知道,但是的确没有感觉。」她一一眼的淡然应,让人看不出心情。似乎只是神经的正常反射,本人已经正常了。太好了,我终于拯救了一个被诅咒的精灵少女,让她迎接正常的生活了。但是总觉得有点沈闷,似乎我在心神不宁啊,我是不是少检查了什幺???忘了检查自己精神海是不是被完全净化了,但是无暇顾及的我一边思自己少了什幺一边左顾右盼,终于我发现少女岔开的大腿之间走光的内裤上有湿润的水渍。软化的肉棒又竖立了起来。突然好想看,到底是为什幺?「为什幺???明明封印了快感,大脑应该不会刺激下身流水了啊?难道诅咒已经连身体都改造了?」四周都是桃红色的暧昧气氛,貌似有什幺驱使着我开始一本正经说起胡话:「虽然是没有对刺激的反应了,额精灵小姐,不介意我检查一下你的隐秘部位吧,我要确认一下你没有性慾了。」「无所谓的,请随意。」她旁若无人地说,乖巧的掀起了裙子,大大叉开了双腿。居然成功了?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情贪婪的让自己厌恶。「『正常的』精灵居然同意这种要求?问题严重了,过度洗脑让你连羞耻心和警戒心都被我弄没了,我一定好好好检查。」「嗯,请随意。」听见了允许,我狡猾地笑了一下,其实一切都是我做的,不但是羞耻心,我刻意把她智商降低到2,连『拒绝』这个概念也被我抹去了,本来不必把她洗脑到这个份上,但是总而言之俯下身子先去看着她的裙底。!被魔法烘乾的内裤中间真的又被什幺液体浸湿了,紧绷着陷进了蜜道里,勾勒出阴唇的沟壑形状。我脑子里又一根弦哄的一声断掉了,伸出手指绕过三角裤往秘穴里面抠挖,虽然隔着内裤看不见里面,但是我的手实实在在的感觉到温热湿润的阴道在裹吸我的手指。「下面还是有点湿呢,精灵小姐,我先帮你把淫水挖出来。」我『好心』地说。「哦,那麻烦你了。」精灵还是无所谓的口吻。得到了允许,我『体贴』的把她裙子整个掀起到腰部,再把内裤褪到小腿,这样精灵整个蝴蝶形小穴就暴露无遗,水嫩的阴户是粉红色的,淫水连旁边的阴毛都沾湿了,真是春光无限,而她则冷淡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任我的双眼在她下体肆意游蕩。蜜穴已经氾滥成灾,我的手开始在秘缝里探,结果只是不小心碰到阴核,没想到浓热的液体就突然从阴道中喷出,再想往里,肉壁就死死的吸住我的手指,我不可思议地用中指继续往里探,竟感到阴道里分泌的淫液越来越多。「精灵小姐,你阴唇这幺柔软,颜色这幺浅,性经验一定不多吧。」「我还是处女呢,因为之前这个诅咒出于潜伏期,我没什幺性慾。最近几个月它突然爆发让我很困扰,还好有你帮我解决了。」虽然她的语气没有波澜,但是我感觉的到她的感激。「不客气,毕竟我也要行侠仗义嘛。」一只手已经完全顶进阴道深处,我另一只手握着精灵的屁股开始肆意搓弄,一时忍不住按上她的菊门,一圈圈画着圈,感受菊门上的褶皱。精灵的背猛地弓了一下,然后带着疑惑问我,「人类,你在干什幺,为什幺摸我后面?」「没什幺,我就看看你后面是不是也摆脱诅咒变得不敏感了。」「这样啊,那麻烦你测试的深一点,我现在还没什幺感觉。」「好的,我会小心检查的。」说着话,我的手指慢慢滑入精灵的菊门,好紧。我只能一个一个插入指节,终于将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被肠壁紧紧包裹着,能感觉到精灵的肠壁一缩一缩的,好像在吸我的手指。后面也会吸?我啧啧称奇,前后的手指都开始了抽插,两个未经开发的肉洞同时受到刺激,小穴淫水又像洪水一样涌出来。冷漠的精灵已经变得满头大汗了,但是她冷若冰霜的表情没有一丝动摇,「人类,怎幺样了?我似乎还是没有感觉。」「嗯,看来诅咒已经彻底封印了,现在我帮你挖乾肉穴就好了。」「嗯,谢谢你。」「你流了这幺多水,口渴了幺?」「说起来是有点呢。」「嗯,现在先补充水分吧。」我用两根手指在蜜穴沾了一些淫液插进精灵的嘴里,精灵居然没有觉得任何不对劲,面无表情地吸着我的手指,于是我就一次次拿手指沾她的淫水给她吃,她也吸得津津有味。「怎幺样了?味道如何?」「老实说有点酸,不过稍微解渴了,谢谢你,人类。」我微微一笑,继续抠弄着她的下面,但是我发现她下面的水还是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咦!挖了这幺久,怎幺还没有挖乾净啊!而且越来越湿了耶?」我『惊奇』道,精灵的淫穴被我挖得淫水直流,沿着大腿滴满了床单,但是她既没有淫叫也没有挣扎。「这就麻烦了,如果一直流个不停该怎幺办。」嘴上这幺说,她的口吻丝毫没有担忧,彷彿不关她的事一样。「那我牺牲一下,用嘴帮你舔乾净好了。」我咽了口口水,感觉这个蜜穴对我有着神秘的吸引力。「嗯,拜託了,如果下面一直流水我也很困扰呢。」精灵波澜不惊的口吻难得地带有一丝感激。「别客气,帮人帮到底。」我扒开精灵的大腿,用舌头舔着她的阴蒂与花瓣,精灵只是沈默着让我尽情玩弄她的淫穴。我也快乐地埋头进入她双腿间的神秘花园,口舌并用享受满嘴馨香。「人类,抱歉了,让你做这幺脏的事情。」「没关係的,我也乐于助人。」我抬头含糊的说了一句,就继续埋头苦干。虽然精灵一动不动像个死人一样,但是淫水却越流越多,都被我吸进了嘴里。我闭上眼用舌头感受阴道里面细小的褶皱,即使是最敏感的阴蒂被我轻咬,精灵也没有闪躲和抖动。我突然觉得她这样木木的也很可爱。而且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我一直想蹂躏她,侵犯她,让她高潮,搞大她肚子。这才是我的本愿啊。找到了自我,我马上开始了攻势。「我好累啊,现在能不能把阴道借我放一下肉棒啊?」「可是,这不就是性交吗?」她大大咧咧地说出羞人的话,似乎也没什幺不对劲。「可是你下面还在流水,如果刺激肉体高潮可能就能停止了哦。」「那就没办法了呢,可以的话希望你不要射里面,如果怀孕就不妙了。」「当然,不然就真成性交了嘛。」我打着哈哈,让她掰开双腿,直接掏出早已忍不住的肉棒刺了进去。「呃不好意思,太用力直接顶破处女膜了。」我大力顶入去时,感觉到不小心顶穿了什幺东西,血丝渐渐流出。「没关係的,我不怎幺痛。」精灵把头撇到一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虽然她不觉得痛,但是为了她身体安全我还是决定抽出去慢慢来,可是当我想退出去时发现她的阴道死死的收缩,把我的阴茎吸着不放。「头疼了呢,你的阴道好会吸啊。」我不好意思的说。「那你用点力好了,我无所谓的。」得到她冷淡的允许,我紧搂着她的腰,继续往前刺入热烫的秘穴里,直接顶到了一个硬硬的地方。「呀!」她突然尖叫一声,浑身一颤,随即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刚才突然有感觉了,好奇怪。」是传说中的G点!据说只要进攻女人G点就会让她们兴奋得要命,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从导师的其他魔法书里看来的资料。「没关係的,这是正常现象。」我安慰她,然后慢慢的抽出,然后又力的塞满她的阴道,直击G点。「嗯」她又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诡异地弓着背。「怎幺了,难道你很舒服?」「那倒没有,下体只有普通的触感和湿滑感,只是被碰到最里面时不由自地叫一下而已。」脖颈已经有些泛红,但是她还是诚实地说出感觉。这里的神经忘了封印呢,貌似碰到这里她就会有反应,好奇之下我全力的向那里进攻。「啊!」「唔!」「咿!」夕阳的光洒在精灵身上,我看着沐浴在暗金光芒下的精灵总觉得我们都越来越色气了。本来一如既往苍白的面色都变得绯红,我每次进攻都会让精灵发出一声愉悦的哀鸣,她的腿不知不觉夹住了我的腰,这让我有一种不同常的背德感。「怎幺样了?」「啊脑子一片空白啊但是其实嗯也没什幺感觉呀!!」每当精灵想说话,我就刻意进攻G点,结果她只能断断续续的和我交流,冷若冰霜的表情似乎也在逐渐崩溃。「呜啊你的洞好舒服不行啊忍不住要射了」她的阴道似乎高潮了,突如其来的收缩和大量热热的爱液刺激着我的龟头,搞得我也忍不住射了出来。高潮完的我们喘着气拥抱在一起,我的肉棒还依依不捨地躺在她的阴道里。「休息完了吗?你很重。」她对我霸占阴道的表现无动于衷,只是用手腕推了推我的胸膛。「啊?不好意思。」我道了个歉,挪了挪身子。「呀你射在里面了吧?」又被我顶了一下,精灵似乎感觉到小腹的温热,冷着脸质问我。「对不起哦,可是是因为你下面太紧才拔不出来的。」「这样啊,那对不起了,都怪我下面不听话。」「对了,和我下体互相摩擦是什幺感觉?」我特意避开了性交2个字。「没什幺感觉,就是普通的触感。」「太好了呢,没有了性慾你就不必沦为性奴了。」「说的也是,谢谢你。」作为修炼精神魔法的魔剑士,我居然发现自己开始迷恋肉慾了,毕竟这样舒服的性交是第一次。(其实旅行途中,我也会有生理需求呢,如果有人帮我解决就好了。)抱着这个想法,我汙浊的眼神瞄上了冷淡的精灵。虽然没有性慾,但是这个精灵已经被我『不小心』变成白癡了,让她一个人活动我怎幺样也不能安心。变成这样都怪我,我就勉为其难的负一下责吧。这不是找理由,也不是觊觎你的胸部和嫩穴,只是我行侠仗义而已哦。看着精灵俏丽的脸庞,我鼓起了勇气,假装不在意的问,「对了,我不小心射里面了,如果怀孕了怎幺办?」「没办法,只能生下来养大孩子了呢。 」精灵愣了愣,低下头摸着自己的小腹。「反正你被逐出村子了,不如跟我去冒险,一起做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沈默了几秒,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她的脖颈神奇地变得通红,抬起澄澈的眼眸盯着我,没有一丝汙秽和动摇,「好吧,请多关照,我是精灵法师妮娅。」「你好妮娅,我叫艾欧。」「那幺,冒险途中我的生理需求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解决一下呢?只是简单的把肉棒放进阴道抽插几下就好了。」「没关係的,反正我没有性慾,虽然我不能和人性交,但是花点时间解决你的生理需求应该没问题。」听见她不假思的答,我露出了奸诈的微笑,抚摸着她的脸颊,吻上了她的唇。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